首页>>最新消息
 
加拿大住家保姆移民案例

  郑盈莹
  玛丽亚拿著刚收到的移民部拒绝其移民申请的来信,感到情天霹雳,欲哭无泪。她从来没有料到,五年前在香港工作期间,因被香港移民局控以过期居留,竟成为她申请移民加拿大的障碍。

  很多人都说每家灯火的背後总是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同样地,每一位移民的申请人,包括成功及失败的申请个案,背後也总有一个故事。玛丽亚的故事又如何呢?

  玛丽亚凝望著自己一双粗糙不堪的手,虽然她今年只是刚三十出头,但手上的皱纹却在细细诉说她在过去所经历的试炼,跟她的年纪不成正比。

  玛丽亚是在菲律宾的一条小村庄出生,家庭是农户。虽然玛丽亚一家可说是不缺温饱,但却绝不可说是丰富,靠赖农作物所赚得的金钱也是仅仅足够而已。不过,值得安慰及庆幸的是玛丽亚及弟妹尚能有机会完成中学课程。

  中学毕业後,玛丽亚在政府医院里找到一份工作,最初只是做些杂务的工作。由於她对担任护士的工作很感兴趣,因此,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终於取得护士毕业衔头,并终於在医院里成为一名护士。

  那时,刚刚踏入八十年代初,香港的经济迅速发展,加上女性的教育水准也日渐提高,很多女性都出外工作,对家务助理的需求大为增加,但本地的供应却严重不足,便需向外招手。在这段期间,很多年轻的菲律宾女性,离乡别井,由祖国往香港担任家务助理,为的是能够赚取较丰厚的酬劳,改善在菲律宾的家人的生活水准。玛丽亚眼见身边好几位朋友在到香港工作後,每次归来都带回很多新产品,好像是衣锦荣归的样子,很是羡慕。

  最後,玛丽亚也决定踏上征途,成为在香港工作的芸芸菲律宾女佣的一份子。在最初的数年,玛丽亚的生活也十分不错,雇主也待她甚好。在香港工作了差不多近五年,认识了不少同样是来自菲律宾的女佣,其中有一部份,因雇主移民加拿大,也跟著雇主到加拿大继续打工。玛丽亚的一个好朋友,就是靠著这个方式取得加拿大移民身份。玛丽亚眼见在加拿大生活要比在香港优胜,便托该好友在加拿大打探门路。她的朋友也不负所托,在加拿大为她寻找到一间雇佣公司,代为寻找家务助理的工作。

  不久,玛丽亚便接获好消息,雇佣公司表示已有合适的工作给她,雇佣公司并要求她需要向雇主取得工作证明。她的雇主,卢太太,也不介意玛丽亚离职,便给她写了推荐信。可是,在玛丽亚不知的情况下,卢太太也写了一封信给移民局,表示玛莉亚的工作即将结束。

  本来,这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只是,玛丽亚的运气不济,有一天当她在菜场买菜时,竟遇到警察。警察向她查核身份证明文件,一查之下,发觉她是逾期居留,便当场递补她。玛丽亚感到十分吃惊:她的工作签证明明是在八月三十一才届满,今天才是二十六日,为何她的工作证已经无效呢?

  原来,事缘是她的雇主卢太太在给移民局的发信中没有把工作届期的日子清楚写下来,以致移民部的官员在收到卢太太的来信後,使立刻在电脑记录中把玛丽亚的工作签证的有效日期提早完结。玛丽亚不知就里,也因为没有金钱聘请律师打官司,只好承认控罪,并受了两个星期的牢狱之灾,才得以返回家乡。

  自然地,因这事的发生,玛丽亚往加拿大上任新工作的计划是泡汤了。但玛丽亚并没有放弃,她在菲律宾待了三年後,又再次申请往加拿大担任家务助理,最後,终於踏足加国国土上,展开新的生活。在工作了两年後,玛丽亚满以为终於可以符合申请移民的资格,可说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没想到,这个生命中的污点再次破碎她的美梦。

  因她过往在香港曾经因为在工作证逾期後过期在港逗留,而留有案底,致令她的移民申请被拒。像玛丽亚般的情况,是否完全没有希望移民加国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在加拿大的移民法例中,便设有一个特殊的条例,针对曾经犯案的移民申请人,来审定申请人是否不能移民加国。如像玛丽亚般拥有刑事记录的人士,在申请移民时,可同时向移民部提出一个像俗语说所谓「洗底」的申请(Application for Rehabilitation)。移民部在处理「洗底」的申请时,工作主要是包括三方面:

(1)按照申请人所犯的案件的性质:
(2)所判定的刑罚;及
(3)假设相同的犯案是在加拿大发生的话,其刑罚将会如何,来决定申请人是否符合「洗底」的条件。

  作为申请人,首先他必须要知道其刑事记录是否会令自己被拒於加国门外。有两点是值得留意的:

  1.犯案时的年龄
如申请人是在青少年时期(即在12至18岁之间)犯罪,加上申请人当时是在青少年罪犯法庭内审讯,他便不属於被拒之列。可是,凡事总有例外,如果申请人所犯的罪行是非常严重的话,举例说是谋杀罪,而被当局送到成人法庭接受审讯及裁决,申请人便会不获进入加国。  2.犯罪的所在地及所获的判刑
如申请人是在加拿大犯罪而所获的判决是属於以下的其中一种的话,其移民申请理应可获通过:
M撤消控罪 (Charges Withdrawn or Dismissed);

◆无罪释放或有条件释放 (Absolute or Conditional Discharge);
◆申请赦免获批 (Pardon Granted)。

  不过,如果申请人是在加国以外犯罪,即使也是获得上述的判决,其移民申请却有可能不获得通过。这便要视乎移民官在评审其罪行後所作的决定。

  现在,我们采用玛丽亚的个案为例。明显地,她的情况不是属於上述的其中一种,以致她的申请被拒。可是,她又是否合乎申请「洗底」的资格,令她过去的刑事问题,在加国移民部的眼中可以一笔勾消呢?

  根据加拿大移民法例,申请人有两个可获「洗底」的情况:一个是当时间过去,犯罪的时候已经距今若干年,这个罪行便在移民部眼中被视为「自动洗底」。举例说,像玛丽亚的案件,她所受的刑期仅为两星期,她在犯案的五年後,便会自动合乎被「洗底」的资格。换言之,只要玛丽亚再多等两年才申请移民加国,她的申请便不会因在香港的犯罪记录而被拒绝。

  另一个「洗底」的情况则是需要申请人主动向移民部申请。举例说:刑期是在十年以内的可起诉罪行,申请人既可以等待「自动洗底」所需的十年期届满(即申请人的犯罪必须在移民申请的最少十年前已经满刑才可获「自动洗底」),他也可主动向移民部提出申请「洗底」。在後者的情况下,申请人需在满刑後的五年才可向移民部提出申请。

  由於刑事法例及判刑的复杂性,以上的举例仅为属参考性质。事实上,在刑事案件中有很多不同的判决,而移民部也有按著不同判决所定的「洗底」条件。在此实在不能尽录。最後,有一点必须要注意的是,这个「洗底」申请只是限於在加拿大移民部有效,并仅是为了处理移民申请而所设的制度。获得加拿大移民部「洗底」,并不代表在其他国家也有效,也不代表在犯罪者在警局的刑事记录也被「洗掉」呢!